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博览

  • 《佛缘》
  • 更新日期:2017-09-19 19:46:56 来源:武安视窗 编辑:江风
  • 牌坊+王馨鑫_conew1.jpg

      七步沟去了多次,次次感受不一样,尤让我动心的还是初见。那时的七步沟还待字闺中,藏在深山人未识,如少女般含羞带涩。记得是2001年春天,正是山花烂漫时,村里的亲戚来电,说有一好去处可观。我和弟弟欣然前往,村口,路遇一老人问寻,老人黑红的脸膛,显出山里人的实诚,他说自己就是本村人,并热情地要带我们进山,真是感激不尽,于是顺河沟一路向西。沟内全是鹅卵石,不规则不平整,硌的脚生疼。老人虽年已古稀,但步履稳健,并侃侃而谈。讲后山有一石洞,里面供着神像,颇为神秘,灵验。村上的善男信女每逢初一、十五到洞上给佛爷烧香磕头。佛爷曾几次托梦给村民,敲定庙会时间。

    psb_conew1.jpg

      大约走了四五里路程,一条石砌大坝横在眼前,老人说这是村上的小水库,山泉汇聚于此,供下游人吃水浇地。水面平稳如镜(后景区开发,取了好听的名字天镜湖),湖边南崖下,一溜摆放着大小不一的石头,算是路了,踮着脚小心淌过,右转上山,(如今这里亭台楼榭,小桥流水)上山的路段为羊肠小道,埋没在草丛中,路边的灌木丛丰茂葱郁,知名的不知名的野花野草隐在其中,粉的娇嫩,黄的灿烂,红的妖艳。站在山岗上环顾四周,山高万仞,重峦叠嶂,满目青翠。山坡上一溜火红,桃花正艳,灼灼其华,清香甜润。山岗至高处,忽然迎来一平坦大道,蜿蜒南北,说平坦是若干年后的今天,那时也满是顽石,简单原始。路旁随处可见伤痕累累的漆树,树冠丰满的桑树,高大挺拔的白杨,核桃树,栗子树,柿子树,果木成林。树下有连翘、柴胡、车前草、狼毒花等野生的中草药。草丛下,暗溪流动,流水潺潺,滴水涓涓。耳畔清风徐徐,鸟鸣啾啾。好一处优美如画的山水风光。 

    微信图片_20170919211920_conew1.jpg

      正晌午时分,幽静的沟壑中就我们姐弟二人和一老者,心生怯意,一路不敢大声说话,前瞻后顾,生怕突然窜出野兽来。大约走了十多里的路程,忽见对面悬崖绝壁上有一石洞,上不接天下不接地,似一尊罗汉在半空里打坐,层层叠叠的岩石如莲花宝座。山下茂盛一片的阔叶植物老人说是观音莲,绿油油的叶子朝着山洞方向生长,微低了头,像低眉垂目的菩萨。恍惚间,大山又如一尊佛,而那山洞则是佛说法的口,万物生灵依偎在旁,安静地听经说法。心向往之,不觉疲惫,踩了云般,飞身便至洞府。洞内供奉三世如来,两旁有十八罗汉,南墙处有倒坐观音,皆法相庄严。洞呈不规则形,有100多平米,可容纳百十人打坐。洞外绝壁飞岩,咫尺天涯,临渊观望,群山逶迤,众峰无语,清净庄严,苍茫葱郁。风从山间吹来,夹带有草木花香,丝丝凉爽,畅人心怀。思绪缥缈间,忽听梵音传来,空灵曼妙,南方虚空里,五彩莲花纷纷坠落,瞬间诸香充满,那种特有的香气令你身心愉悦,神清气爽。于微妙光中现出佛菩萨来,身高数丈,大放光明,庄严具足。洞内罗汉出来恭迎,乐声中有言:阿弥陀佛,此乃灵秀之地也,无始以来与虚空同寿。 

      忽然顿悟,此处是佛菩萨为罗汉选定的修行道场。睹此稀有相,解脱一切缚!世间万物,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有佛性,只见它们稽首皈依,齐声念诵: 南无释迦牟尼佛,南无清净喜佛,南无日月光佛,南无观世音菩萨……诵唱穿透本心,亦如醍醐灌顶,惊呆的我不由得双手合十,顶礼佛菩萨,顶礼十方世界。惊叹于这如梦似幻的殊圣境界,神思有些恍惚。突然弟弟摇晃我:姐姐,你思忖啥呢?快看这深谷幽壑,仙气缭绕……回过神来,细看碑文,上写:此何境也?非天也,非地也,非人间也,则曰罗汉洞也……罗汉洞自东汉就有隐士在此居住,唐时有僧人在此修行,如今圣境显现,或许要迎来一位大修行者。我虔诚跪拜佛祖,合十问询,佛无语,近旁迦叶拈花一笑,有音传来:一切众生举足行步,诸所作为,皆有因果,悉不可思议! 

    微信图片_20170919211938_conew2.jpg

      人生如梦,一切尽在掌中!寂寞苍凉了逾有千年的罗汉洞,你的超然宁静,自在无碍,使多少隐士心求所愿,找到回家的路。洞旁有泉,滴水涓涓,细数过往岁月经年。初到七步沟,初识罗汉洞,能见此圣境,也是与佛有缘,这世间,缘深缘浅,不可言说。

      大约是2006年深秋,那段时日,我因工作岗位变动,不知所以,正烦恼重重,被心魔牵制。听说罗汉洞来了位小尼,便决定去见见这位修行人,或许能了却烦恼。爱人骑车带我从武安出发,背包里装有小米挂面,一路不停歇,行至罗汉洞,已气喘吁吁。果有小尼在此。初见,心头一惊,慧眼看她是光头罗汉。凡眼看她是妙龄女郎,面庞清秀,眼睛明亮,神态平和。进门处的桌子上摆放着几本泛黄经卷,桌后支着简陋的床铺,床铺边的塑料盆里,干瘪着一把面条,一撮粉条。清苦的生活,令我鼻子发酸。我问她为何要在此修行?她说第一次来到这里便决定留下,感觉罗汉洞就是自己的家。说话间有老鼠从床铺上蹿下,我有些惊吓。她却说这很正常,阴暗潮湿的环境,蛇鼠出没是常事,不必害怕,众生平等,生命可畏,任他们随意跑动。墙壁上爬着几只蜘蛛,和多腿的虫子,她全然不顾,神情恬淡自在。一个小姑娘在这大山深处幽深的罗汉洞,物质生活相当清苦的条件下修行,非亲见无法想象到。是什么力量支撑她来此苦修,她要有何等勇猛精进的心才能安住于此?或许她初到此地,也目睹了圣境?难道她就是迦叶尊者拈花一笑的大修行者?是一位罗汉转世人间?阿弥陀佛,不可思量!不可言说! 

    微信图片_20170919211958_conew2.jpg

      难以想象,当大雪封山,冰天雪地的严寒包裹了她,暮色四合,万籁俱静时,她是否心生怯意,是怎样熬过一个又一个夜晚的!隐者在大多数人的想象中,如陶公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充满诗意,却少有人能想象到其中的种种艰辛。小尼的苦修打动了我,内心深处被她折服。身在繁华市区,生活无忧无虑,却心生烦忧,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与小尼相比甚感惭愧。 

      小尼法号惠真,与群山为邻,与明月做伴,每日里青灯黄卷,焚香诵经,渴饮山泉,倦听鸟鸣。静享山居的宁静安详,虽因陋就简,却于道相宜,传递着修行者对解脱的追寻和信心。大山敬仰她,生灵敬畏她,如若山有神,定会护佑之。

      谈及生活中修行,世俗里纷繁芜杂的烦恼,惠真平静地说:“全在一念心,何必自寻烦恼?一念生起,一念寂灭,转念空净,一切无有。”是啊,万法归一心,转念为喜,转念为忧,全在自心,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啊。我们忙于红尘中的俗务,常常被各种问题困扰,若学会反观自照,审视自己的起心动念,感知天地万物皆是影像,籍着佛法戒定慧功夫,调服习气,还有何困扰呢?与惠真投缘,心生喜悦。惠真站在崖边,目送我下山,我的烦恼也随风远去。自此,我的心里多了份牵挂,去七步沟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去时,总要惦记着给惠真带些生活用品,她欣然接受,并送我几本佛经以示感谢。 

      2011年金秋,与几位文友再次到七步沟采风,幽深的沟壑内梵音不绝于耳,让人心生愉快,纵是顽劣之人,心中也该有所平静吧。罗汉洞崖边彩旗招展,大喇叭口吐莲花,洞内塑像焕然一新,惠真在捧读经卷,见有善男信女忙起身合掌:阿弥陀佛!忽然看到人群中的我,倍感亲切地靠近问询。文友们惊诧于这妙龄女郎为何遁入空门归隐于此,是看破红尘,厌倦了俗世?还是一心向佛,求证菩提?

      友人问惠真俗家何处,答曰罗汉洞是也。又追问哪里人氏,答曰极乐世界。朋友们相视一笑,修行人不说俗家,早已把身心交与了佛,名字也从了释家族。忽有人问,你在此孤单寂寞吗?害怕不?惠真微微一笑:不怕!有罗汉作伴,有菩萨说话。友人不解,满脸惊奇,“是吗,我怎么听不到呢?”答曰:不是菩萨离你远,是你心中无菩萨!文友们好奇地问这问那,惠真毫不厌烦,言语间透着智慧和禅机,以“善用其心,善待一切”的心态,面对前来参拜游览的每一个人,看她神情喜悦,清纯可爱,心想,是开悟了才能如此开心?还是整日如此开心才能开悟? 

    微信图片_20170919212016_conew1.jpg

      每次到罗汉洞,见了惠真就欢喜充满,大概这种感觉是所有修行人对自古至今的罗汉洞的隐士们一种向往与崇敬,思念与感怀吧。修行是一个漫长而孤寂的旅程,需要踏破“铁鞋”的勇气,需要“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决心,需要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执著,没有任何捷径,无论禀赋如何,都需要千锤百炼的过程。我想,历数千年在罗汉洞修行或得道飞升,或老死于此的隐士们,都感受到了寂寞苍凉,但都有一颗虔敬执著的心。在这里,他们自我感消失,时间感消失,空间感消失。天人合一,物我两忘,一心求道,力证菩提。我宁愿相信,此处流传的小和尚煮青石,拿腿当柴烧,修成正果,度入虚空的故事是真实存在的。 

      因缘不可思议,像一条看不见的线牵引着我,之后的日子里,多次到七步沟,见证了它日新月异的变化,从最初的原生态打造成4A级风景区,渗透了多种文化元素。如今游人如织,虽少了份清静,但多了份容纳;少了份淡定,多了些嘈杂。我领略了七步沟四季不同的美,尤其是风霜雨雪给人的感受,特别是雾天,仙气笼罩,你站在那里或临水观望,或登山俯瞰,或洞中拜佛,都恍然置身世外,但遗憾的是惠真走了。青山依旧在, 不见旧人面。此次不见惠真,心中不免怅怅然。难忘我与她洞内研习佛法,畅谈感悟的情景。我知道是自己执念了,但这份执念无从放下。多方打听,有人说她去佛学院进修,有人说调到别的寺院了,众说纷纭。但不管你行脚何方,我都希望你修行方便妙吉祥。

    微信图片_20170919212027_conew1.jpg

      突然有一天,也即2015年中秋节的前夕,七步沟要举行拜月活动,文友大春来电,说景区找来了惠真,我欣喜、激动,按捺不住身心,立刻前往。此时已傍晚,参加拜月活动的各界友人已在忙碌之中,我和爱人吃力地提着油和挂面悄然从天门湖出发,急急地走向罗汉洞。想不到临近山门时遇见了惠真,她眼睛一亮,如莲笑容展现。我紧上几步,抓住她的手倍感亲切,几乎同时一声阿弥陀佛,泪花闪烁。几年不见,她看上去神情不错,年长了几岁,也成熟了许多。一起到洞内拜佛,她向我讲述了这几年的修为情况,我忙掏出几张钞票,她感念我供养佛法僧的一颗善心,并执意留我用斋,说如今条件好了,吃住都不是问题,又告诉我手机号码,开心地合影留念。我多少有点忧虑,纷至沓来的喧嚣, 物质条件的宽裕,会不会障碍她的修行,但愿她没有分别心吧。

      这个号码在手机里默默存在,一次也没有启用,我不愿打搅一个修行人的生活,让她静心修为吧。七步沟,七步莲花,不仅让你欣赏到大自然的优美风光,还让你感受到佛法的阳光和雨露。人生处处是因缘,我与罗汉洞,与惠真缘缘相续,只因佛在心中,念及此,合十的指尖上如有一朵绽放的白莲----

      作家简介:魏红梅,河北省邯郸武安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理事,邯郸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武安市作协副主席。著有作品集《荷香弥漫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联系方式:QQ:971287797 电话:18732012158
冀ICP备16012626号-1 冀公网安备 130481020001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