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博览

  • 《漫话白起》——牛保增
  • 更新日期:2017-06-18 17:52:24 来源:武安视窗 编辑:牛保增
  •  psb_conew1.jpg

    (作者牛保增)

      说到历史上的白起,人们大都对他不太看好。就因为战国时期他在秦国与赵国的长平之战中,一次便坑杀了赵国的降卒四十五万人之多,总觉得这个人太过凶狠残暴。人类避免不了战争,战争也常会死人,但如果是在战场上战死的也就算了,而白起坑杀的都是做了降卒的活生生的人。特别是我们现在居住的邯郸,就在当时的赵国境内。这儿人的祖先们曾经是古赵国的国民,他们的中间的相当一部分人很可能也在被坑杀之列。因此白起这个人很难让古赵国国民的后裔们说他好。对他甚至会仇恨,就像仇恨历史上所有侵略过我们家园的外族一样,去仇恨他。

      白起这个人很会打仗,在他的一生里,有三十七年之多的时间是在打仗,而且从无败绩。他是战国时期的秦国郿县(今陕西郿县东北)人,他不仅是当时秦国的一员大将,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非常了不起的军事家。他一生指挥了许多重要战役,诸如公元前二八八年秦攻楚的鄢郢之战、黔中之战;公元前二七三年秦攻魏、赵的华阳之战;公元前二六O年秦与赵的长平之战等。白起指挥的这些战役中都以获胜而结束。在他一生指挥的战役中被他屠杀的总人数,梁启超给他总结为一百六十五万人。他征战沙场三十七年之久,战胜或攻取者七十余城。也因此而被史学家视作是继孙武之后中国战争史上伟大的军事统帅。史学家司马迁称他,“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见《史记.白起王翦列传》)”。他为秦国的对外扩张侵略曾立下赫赫战功,但终因他杀人过多,也是他咎由自取,反遭秦王在杜邮赐剑自刎而死。

        这里需要重点说的是秦与赵的长平之战,这是在上述的重要战役里,规模最大、秦国获胜最大的一次战役。这个战役历时三年,最终因赵国中了秦国范睢的反间计,临时易将,误用了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在长平惨败。至使赵国四十五万子弟兵在长平被杀害,使赵国因此而一蹶不振。也使古赵国的后裔们对白起仇恨了两千多年,当然也包括我们现在仍居住在这里的邯郸人和武安人,他们会总带着仇视的眼光看白起。尽管白起被史学们誉为历史上杰出的军事统帅,或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统一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他毕竟大规模杀害的是生活在这儿的人们自己祖先。

      也许我们的这些想法是充满了狭隘的民族主义色彩的,但我觉得我们的周围或我们周围以外,兴许还会有和我们的想法一致,或支持我们的这些想法的人。且看二OO四年九月二十日央视国际栏目的主持人,采访纪录片《复活的军团》的导演,金铁木先生的一段开场白,他这样说道,“白起是战国时期秦国著名的大将,但是由于他的杀戮无度,所以后人往往把他称作是杀人魔王,甚至有的史学家认为,白起根本就不配称作是一个名将。”这说明对白起这个历史人物的评价,不管是社会上还是史学界都是有异议的。另外民间还广泛流传着这样一个关于白起的故事,说白起一生杀人无数,转世投胎后连老天爷都不放过他,说在某地打雷震死一头牛,这头牛的肚皮上竟然写有白起的字样。

      再比如明代的一位叫于达真的诗人,在他的《长平吊古》七言诗里这样写道:“此地由来是战场,平沙漠漠野苍苍。恒多风雨幽魂泣,如在英灵古庙荒。”这几句诗的大意是:“长平这个地方历来就是个战事颇多的地方,这是一块到处是大风飞沙的荒凉原野。凄楚的风雨总相伴着赵国那四十五万幽魂悲怆的哭泣,赵括将军的英灵好像还仍然存在,可供奉将军的那座古庙却早已荒废。”很显然诗人对死去的兵士们,在这几行诗里寄予了深深的怜悯和同情。也确实是啊!白起一次便杀死那么多的人,想起来也真是太残忍了,就连白起本人事后已感到非常内疚。公元前二五七年十一月(秦昭王五十年),这个曾对秦国统一有过大贡献的功臣,反被秦王在杜邮赐剑自裁。他在伏剑自刎时说:“‘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良久,又说:‘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而坑之,是足以死’”(见《史记.白起王翦列传》)。

      这句话翻译成现在的话其大意是:“‘我白起犯了什么罪而对不起国家,竟达到了非要处死的程度,’停了很大一会儿又说:‘我本来就应当死,赵国投降的兵士四十多万人被我用计全部杀死,这大概就是我被处死充足的理由吧!’”可见,白起凶狠地杀了几十万外族的降卒,可他的内心也不会是那么平静的。尤其是在最后的生死当头,还念及此事,深感罪不容赦,或其罪当诛。这件事连白起本人都是这样,更何况是一般的人呢!对于非军事家的文人,对于常心怀善念的平民百姓,怎么能够对一下死那么多人而无动于衷呢!怎么能够接受白起是个英雄或白起有功于社会的向前发展的说法呢?说他是个枭雄或是人民的罪人还差不多。

      公元前二百多年,我们的中华民族已自奴隶制社会步入封建社会,社会文明与开化已有了很大的进步和发展,广大民众早已厌烦了统治者们为了他们之间的利益得失,而用一般平民的生命做赌注的流血战争。人们渴望和平,渴望能有一个平和稳定的生活环境,渴望能有一个繁荣昌盛的社会好让他们去正常的繁衍生存。当时的教育家孔子就提出“和为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好多做人的道德准则,随即受到广大社会的赞誉和尊重。墨子主张“兼爱”与“非攻”。 “兼爱”其实质是“爱利百姓”,以“兴天下大利,除天下之害”为己任。春秋战国时期,战争频仍,土地荒芜,死者遍野,民不聊生,而在广大人民群众渴望弥兵息战,休养生息的情况下。墨子代表广大百姓的利益,提出了“非攻”的主张,这一点白起却没有做到。

      而白起正是在这一时期,凭着他独特的军事才能,竭力帮助统治者到处掠地攻城,挑起战争。始终扮演了贵族的鹰犬的角色,或充当着统治者镇压人民的工具。因为它的存在,而招致了百多万人在战争中失去生命,因为他,而使当时的社会生出百多万个不幸家庭。有多少年迈的老人因此而失去儿子!有多少年轻的妻子因此而失去丈夫!有多少步履蹒跚的幼儿因此而失去爸爸!可以想象,当时长平之战被坑杀亲人的哭声合起来可将苍天震塌,流出的眼泪可汇流成长江黄河。

      一次偶然的朋友聚会随便的谈话中,说到历史上的白起。一位邯郸市内的朋友慷慨激昂地陈说了这样一段话:“白起这个人对于我们这些现仍生活在原赵国境内的邯郸的人来说,他应当是一个历史罪人。因为他曾经大规模地杀害过赵国人,在那些被坑杀兵士当中很可能是我们在坐某人的祖先。我们更不应该因为秦王曾经封他为武安君,而把他当作光彩的武安的古代文化去展示,去展示给赵国的后人,展示给赵邯郸以外的所有人。因为对赵国也好,邯郸也好,对过去和现在的邯郸人来说,都是一种耻辱,而不可思议的是,就在我们这个原赵国的地方,在最具特色的建筑上,在人群经常聚集地方竟然把白起当成一个民族英雄去塑造,我真不知道人们当时是咋想的。”

      他接着说:“我们要特别清楚地知道,白起虽然在泰国获得武安君的封号,但从未在武安这个地方做过官。另外他除杀害了我们赵国数十万亲人之外,别的好事他可一点也没干过,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给我们的一个仇人树碑立传呢?”

      说的也是啊,作为一个炎黄子孙,谁能忘记八国联军时代洋鬼子们对我们民族的肆意的欺凌,作为一个中国人谁能忘记当年日本鬼子对我们家园的烧杀抢掠,这应该是我们的历史疮痛,是多少年都不会忘掉的民族仇恨。

      仅存的历史资料清楚地告诉我们,白起封为的武安君是当时楚国的郢都,他封为武安君的十八年后,发生了秦与赵的长平之战,白起的武安君和我们现在的“武安”是根本沾不上边的。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样去看白起,我们的胸怀是否应豁达一点,或者说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要在历史发展局限性的基础上看古人。

      白起所处的时代,是中国刚刚从奴隶制社会演变为封建社会的时代,人们对于战争的理念,还有昔往的残存,把战争中的俘虏当作奴隶任意的杀戮和买卖,或用奴隶交换商品和货物。实际上也就是泰国五张羊皮换取百里奚   的时代。这也应该是他杀人不眨眼而被人称为杀人魔王的原因之一吧。

      战争是残酷的,我们希望世上永远没有战争,但人类哪一天不存着斗争呢!白起是个军人,在他眼中只有战争,他也有军人的尊严和军人荣誉感。他的荣誉感完全寄托在战争的最后胜利上。战争中的战俘被随便处死这大概在他看来也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了。

      总之,我认为对于历史我们还是要去客观地面对,不但承认的他存在,而且还要去从中寻找总结为人处事的经验。对屈辱的历史我们更要谨记,不可以把曾经欺凌过我们的人当作英雄去展示。就像日本发动了八年侵华战争的天皇,我们决不可再能去叩拜他,而且我们还对日本当局领导人到靖国神社的祭拜活动也要提出严正地抗义。

      历史总是残缺不全的,用仅存的史料不可能去完美地解释以往的过去。对邯郸的历史、武安的历史,还有待我们的这些邯郸、武安的人,去不断地挖掘和整理。我们力争从我们认真的寻找中去掌握更多地了解我们的祖先曾经发生的事。比如司马迁的《史记  列传》中说道:长平战役之后,秦虽没有乘胜灭赵,但韩割垣雍、赵割“六城”以求和。那么这六城分别是哪六城呢?司马迁的史记却没有交代清楚。

      另外武安市的命名究竟是谁的封号,也没有确切的历史记载,但一般的说不会是白起,因为白起,在当时楚国的郡都被封为武安君的十八年之后,才准备攻打现在的武安,两年之后他却死于杜邮。再就是苏秦和李牧虽说都曾分别被封为武安君,但至今仍没有看到他的确切记载。所以武安是谁的封号,或武安的这个名究竟什么时候叫起的,我觉得现在仍然是个谜。

      白起和赵国之间也一样,时间仍然把它更多的事深深地埋藏着,我认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仅是他整体中的很小一部分,以后也许时间会让我们了解得更多更全面。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联系方式:QQ:971287797 电话:18732012158
冀ICP备16012626号-1 冀公网安备 130481020001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