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博览

  • 我想有个洞房屋——王更庆
  • 更新日期:2017-02-23 08:34:14 来源:武安视窗 编辑:王更庆
  •  

    571969027762617174_conew1.jpg

    右一为作者近照

    我想有个洞房屋

        1970年,自己以年二十四岁,眼看着儿时的同学,工友一个个享受着洞房花烛夜的美事,步入了成家立业的婚姻殿堂。由于自己家境贫寒,兄妹较多,沒有房屋,再加之成份偏高,自己又是双胞胎,谁家的女子会来找我这样家境条件如此之差的人在一起生活。自己暗想,成家己是天方夜谈的事了,今后可能要加入单身队伍渡过自己的一生了。

        春节过后,固镇铁厂的一位老师傅找我,说自己姑姑家的女儿愿意给我提亲,我震惊了,我说:“我这种条件怎能看上我?”他说:“人家说你人品很好,姑姑家就这一个女儿,有两座房,你无住所,这不正好吗?”是的,有屋边可成家,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接触了近半年。也没有最后谈成,就在这时,舅妈的儿媳是河南人,说自己一个亲戚的女儿想在武安找个婆家,找到了我毌亲。我听母亲给我一说,一个外地人,年仅十八岁,我说什么也不同意,母亲就搬来婶子大娘齐上阵做我的工作,只有勉强同竟見面。

        说来也怪,见面时,我把家境贫寒,没有住处,弟兄多等好多不利情况都提到了,人家还是都接受了,没有办法。我第一次谈亲时,因女方要一百元财礼,我只出六十元而没有谈成,这一次我狠了狠气,说如果同意,我财礼只出四十元,我说给对方以后,人家还是同意,这门亲事就这祥稀里糊涂淡成了,后来全街人都知到我四十块钱就领到家一个小媳妇。

        我们从定亲,相家,到领证,一共见了三次面,不像别人,从初恋到结婚,不知谈了多少次。我的条件是只要有个女人陪我,就心满意足了,她的条件是,只要人好就达到目的了。所以婚前结合很简单,领结婚证那天我问她,我的条件这么差,嫁给我你满意吗?"她说,俺娘说,婆家穷,咱到婆后家人家不会看不起咱,只要人家人缘好就行。"我又说,咱沒有房咋典礼 ,她又说,你到哪我跟到你哪。说得我终于服劲了。

       定亲后,还有人半开玩笑的这样说我,能娶下这个小媳妇,你这是因穷得福。人一生中最大的兴事是洞房花烛夜,快要举行婚礼了,沒有洞房屋可真是个难事。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人们结婚装饰洞房屋可是一项重要的传统工艺。1990年前,武安民间还没有两层以上小楼,都是四合院,那時侯结婚,装饰洞房屋,都是个两间或是个三间平房,找画匠,开始扎抑层,就是用芦苇扦在房顶上绑成方格,裱上麻头纸,粉好后,帖上如四大美人,西厢记、东吴招亲、牛郎织女等等喜庆的传统年画,周围画上牡丹,及各种鲜花,盛是美覌。

        墙上粉好后,沿坑边用红漆漆好,约五十公分高,画上具有喜庆色彩的花鸟魚虫,再上一遍清漆,然后把坑边,煤火台用绿漆漆了,门窗囗料用黑漆漆好,这个洞房屋就装饰成了,虽然花钱不多,但喜庆盛浓,住在里面三年两年都会有新婚新房的新鮮气氛。

        婚礼临近时,开始往洞房屋内布置家俱,挂年画,帖对联,粘窗花,挂彩花,我认为那种做新郎前的喜悦加忙碌的心情,肯定有一种难以用文字表述的心情。

        由于自已没有住房,肯定就没有洞房屋,所以母亲同二哥商议,同意用二哥的二间住房,典礼时用用。婚礼前,由固镇铁厂书记帮我从木器厂花了二十九元买了一个二届桌及两把椅子,一个工友从煤矿买了两根废坑木,锯开做了一套笼子,共花了六十元,借了亲戚一个坑床子,家具备齐了,那年还真庆兴,厂领导秋天派我到南京考察,从南京买回来两付绸缎被面,一付华丽的花瓶 可真增加我结婚典礼的气氛,因为别人家很少有绸缎被面,就这样简单的洞房屋都准备好了。我给母亲说,为了新气,我把二哥的这个二间屋重装饰一次吧,母亲说,你二哥去年刚典礼,今年还能用,别装饰了,因为母亲的意思是再装饰一下,又需要五十元左右,那是一个人需要两个月才能挣回来的呀,母亲的一句话,造成我一生沒有住上洞房屋。

        当二哥搬岀去人家的东西,让我布置好洞房屋后,母亲看着高兴的说:"老三,这不是部署的挺好吗?还缺啥?"我说:"我还缺个洞房屋。"母亲狠狠地矁了我一眼,虽之,我又对母亲说,我能有个媳妇就心满意足了,房子吗,只要好好干活,慢慢会有的。

        1971年春节前,我和我的小媳妇王翠娥,高高兴兴的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那一年领导偏偏又提出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要破四旧,立四新,造成我九天也沒有过好,大年三十返厂上了班。

        我们的婚礼非常简单,她从她姐姐家上轿,那天我跟着五六个人,从我家到她姐姐家,一共隔着五六个门,步行走过去不到五分钟,那年结婚还是不准放音乐,我走过去到把她步行领回来,不到一个小時,中午吃的是银裹金馒头,即中间玉米面,外面有层白面皮,加上大锅菜。晚上买了几斤每斤一元另九分散酒,炒了几个素莱,家里人和几个明友喝了两囗后,整个婚礼就到此结朿了。

        人家结婚典礼,都是先恋爱后结婚,我们二人均不知恋爱为何物。婚后我们才开始建立感情,春节过后,我们先租了人家一间房,但由于炊具,歺具没有地方放,生活很不方便,我又将她带到了固镇铁厂,从后山村租了一间民房,住了下来。

        那间房实际是农家放农具用的一间敞棚,在工友们的帮助下,很快把简易门窗按上了,上了房顶,粉了墙,还从厂买了几根六分钢管,做了两个床,从五金公司买了点废箱板,辅在上面,让木匠做了个简易木箱,用废漆桶做了个风窝煤火,自己简易的安乐窝终于竣工了。

        这个小窝虽然简陋,总比借住别人的洞房屋心情舒暢多了。我们两个人,我上班他做饭,不离不弃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小两口的感情越来越深,两人均未曾恋爱,但感情胜似恋爱。

        虽着国家政策的放宽,在家终于分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宅基地,开始有了自己的小住所。虽着社会的改革开放的政策扩大,加之自己勤奋好学的优点,自己也开始从一般的炉前工,成長为炼铁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在武安几大钢厂担仼了建厂总指挥及总顾问,直到总经理,董事长的重要岗位。从此,也开始有了几处新房,自己的家具,厨具,生活用具都是新的,我原来的小媳妇,現在的老伴,我的终身领导风趣的说:我们结婚時沒有洞房屋,我们現在的住所,比你想要的洞房屋好多了,全部都是新的,我说,还有一样是旧的,她说,什么是旧的,我说,老婆是旧的,她又说,那你也换个新的吧,我说,我们全家的东西都很值钱,再把老婆换成新的,那咱们全家就都不值钱了。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联系方式:QQ:971287797 电话:18732012158
冀ICP备16012626号-1 冀公网安备 13048102000195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1917256